语 文 e 网 缘 之 飞鸿论坛

文学及语文教学论坛
现在的时间是 周四 8月 06, 2020

当前时区为 UTC + 8 小时




发表新帖 回复这个主题  [ 31 篇帖子 ]  前往页数 上一页  1, 2, 3
作者 内容
帖子发表于 : 周五 8月 11, 2017 
离线
头像

注册: 周三 8月 16, 2006
帖子: 700
(十)
我髪日以变,山色日以新。
举杯试问山,古今阅几人。
我非山主人,聊为山之宾。
杖可入幽险,诗能写清淳。
但恐我他适,山乎尔谁邻?


  第十首(我髪日以变),这一首是整组诗的终章,是告别的心曲,是知音难守的浩叹,是相看不舍的依依。人与青山惺惺相惜,而天下却没有不散的宴席。

  “我髪日以变,山色日以新。”首联写自己年华老去,白发一天天增加,可是神山却始终充满活力,每天都是新的。两相对比,见出人生的短暂无常,宇宙的永恒与生生不息。

  然而人生诚然短暂如朝露,却也代代无穷已。雄才大略的魏武帝,胸怀像大海一样广阔,可以吞吐日月,叱咤风云,虽如“老骥伏枥”却“志在千里”,即使“烈士暮年”依旧“壮心不已”,终成一代霸主,他那些深沉壮阔的诗篇激励无数后人奋勇前进;清心睿智的张若虚,与贺知章齐名,只有两首诗传世,官位卑微,事迹成谜,却具有超越尘世的上帝视野,能够洞悉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,在敬畏自然的同时,拥有人定胜天的信念,一首《春江花月夜》“孤篇盖全唐”,被誉为“诗中的诗”,“顶峰上的顶峰”;旷达乐观的苏东坡,开一代豪放词风,诗文独步天下,才情绝世而三起三落,“一肚皮不合时宜”,爱民之心却始终执着不悔,每到一地政绩卓著,晚年被一贬再贬到蛮荒的儋州,他没有为自己诉一句不平,只勤于政务,教化百姓,开办学堂,播撒文明的种子。

  “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,则天地曾不能一瞬;自其不变者而观之,则物与我皆无尽也,而又何羡乎!”(《赤壁赋》)千年一出的东坡居士,眼光果然不凡。他将张若虚“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”的诗意哲理,更加明晰地表达出来,从微观与宏观两个角度揭示了人类与宇宙万物发展变化的共同规律,告诉我们不必因为年华老去而悲伤绝望,空自羡慕宇宙的永恒。

 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李煜那样苦恼于春花秋月的无休无止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将生命浪费在清谈和嗑药上。王羲之说:“固知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。”(《兰亭集序》)委婉地劝告那些热衷于玄学和炼丹的朋友们,珍惜生命,做点实事。文艺复兴时期法国著名的思想家、作家蒙田也说过:“我眼看生命的时光不多,我就愈想增加生命的分量。……剩下的生命愈是短暂,我愈要使之过得丰盈充实。”(《热爱生命》)

  人生短暂,青山万古。认清这个事实并不难,难的是能将有限的生命活出无限的光彩,以一己之力教化芸芸众生,无论顺境逆境,都能对酒当歌,即使生不逢时,也要在天地间、青史上留下芬芳的印记。

  世事无常,难免遗憾;青丝变白发,怎不令人惆怅?但是人生不能只有遗憾和惆怅。也许,这才是首联真正的潜台词吧。

  “举杯试问山,古今阅几人。”颔联承接首联发问,想象奇妙。千百年间,英才辈出,沧海桑田,过客无数。可是究竟有多少风流人物到过神山且能与神山心意相通,能在神山的心目中留下不灭的记忆?这是许有壬渴望了解的。他实在太喜爱神山了,太在乎神山了,他视神山为知己,才会有此一问。这两句诗运用拟人的修辞手法,不但将神山幻化成人,而且让他来与有壬对饮话别。而有壬则好奇地向他询问:“既然你与天地同寿,那么从古到今,你究竟见识了多少人物,有多少知己呢?”这动作,这问话,仿佛藏着李白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的浪漫率真,又仿佛流动着陶渊明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默契从容。我们似乎能感受到那种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的温馨气氛,又似乎能看见有壬嘴角边那带着醉意的俏皮的笑容。

  除了干将莫邪、李靖、黄庭坚、沈端节、欧阳玄,还有谁在神山的怀抱中徜徉过,在林海峰巅长啸过,在田间溪畔放飞过诗情?还有谁曾与你相看不厌,将彼此融入生命,化作永恒的传奇,千古流芳,神山?

  把酒临风的许有壬未免思绪飞扬。而我们因这一问也忍不住浮想联翩。

  当我们年华老去,弃绝世俗的神山确实是安放我们灵魂的好地方,可是,神山,它会接纳什么样的人物?它会将谁的名字镌刻进历史之碑?到过神山的豪杰名士也许很多,写诗纪行的也不乏其人,可是能够与神山如此深入交心,为神山写下如此多的诗篇的(共计17首),除了他许有壬,还有谁呢?而神山不过是他的避暑之地,一个生命中可有可无的驿站,他却视它为珍宝,神山有灵,能不为之心动?那么,神山会怎样回答他呢?让我们展开想象的翅膀,穿越700年的时空,飞去那个话别的夜晚,聆听他们的心声——

  神山:“有壬啊,你看你这头发都已经一天天变白喽,也该考虑归隐的事儿了。你既然热爱这里,那就留下来吧,与我相知相伴,尽享山林之乐,隐逸之趣,岂不好过案牍劳形,好过在官场受人倾轧?”
  有壬:“嗯,你说的是不错啊,我也很向往这样的生活。只可惜‘我非山主人,聊为山之宾’。重任在肩,我放不下江山社稷黎民百姓啊!我只能做你的客人了。”
  神山:“能成为你的知己,是我的荣幸。”
  有壬:“这话恐怕该我来说吧,你遗世独立,能净化人的心灵,而我只是一介凡夫俗子,较之他人,差有一日之长,不过是有一颗不服老的心,一种探索不息的精神,一份不惧危险的勇气,另外,能写一点清新淳朴的诗,所谓‘杖可入幽险,诗能写清淳’,如此而已。”
  神山(莞尔):“你虚怀若谷,这一点很对我的脾气。谢谢你为我写了那么多的诗。”
  有壬(微笑)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  神山(怅然):“可是今晚之后,你就要走了,再也不能陪我喝酒,为我写诗了。”
  有壬(叹息):“这正是我所担心的,‘但恐我他适,山乎尔谁邻?’我走之后,你和谁作伴呢?”(这一问尽显知己情深。)
  长久无言。
  有壬(忽然想起):“对了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。”
  神山(凝望有壬):“好好看看,我的眼里是谁?”
  相看两不厌,只有许有壬。

  没有鲑菜,只有浊酒。一切的语言都是多余。就让读者沉浸在那袅袅的叹息声中,用心体会有壬那悠远的情思吧。


  整组诗以饮酒始,以饮酒结,串联起写景、叙事、陈情、述志、反省、自谦、共勉、话别等内容,又时时扣住陶渊明的事迹及诗句展开联想与想象,使十首诗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。而其章法谨严,开合自如,手法灵活多样,语言质朴有味,情感真挚深沉,思想富有理趣,恰如一块美玉,浑然天成。





页首
 用户资料  
 
显示帖子 :  排序  
发表新帖 回复这个主题  [ 31 篇帖子 ]  前往页数 上一页  1, 2, 3

当前时区为 UTC + 8 小时


在线用户

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: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


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
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
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
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
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

查找:
前往 :  
cron
phpBB® Forum Software © phpBB Group 提供支持
简体中文语系由 王笑宇 维护